第1章重要任务 2019-06-20 03:25 更新 | 2,140 字

“珍珍,你……”

还没等林浩把后面的话说出口,白珍珍便当着他的面一下子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顿时其那粉色的内装便诱人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顿然间,她那傲人的双峰,雪白的双臂,婀娜的身段,无一处不透着迷人的光泽,真正让林浩明白了什么叫女人香。

林浩一阵慌乱,忙向她道:“你……你这里不是没那种服务吗?可是这……”

白珍珍眉目传情地看着他,恨不得即可就把整个身子给了这位面目俊朗,高大挺拔的真男人。

她一边弯着玉臂轻解自己那单薄的内装,一边柔情似水道:“对于那种我不喜欢的男人,即便他们给再多的钱,我都不会让她们触动下我身体一寸,但你不同,你是我白珍珍喜欢的男人,我情愿让我的身体给你快乐。”

说着话,身上的内装便掉落下了一半,顿时那迷人的身姿越来越多的展现在了林浩的面前,给人一种致命的诱惑。

“别!”

看着她那婀娜的身段,林浩虽然热血喷张,甚至有种难以自持之感,但还是在她的内装即将从她那具完美的娇体上滑落下来之时阻止住了。

“怎么了?”

“哥有女人!”

林浩回答的干净利落,就在这话刚一落下,白珍珍便娇美的笑了笑,整个人透出了一种勾人的妩媚,“现在的男人哪个还计较这些?再说了,不爱美女的男人算是正常的男人吗?”

她说着话,便一把抓住了林浩的手往自己的胸部放,可就在这时,只听一声犀利的枪声传来,一颗锋利无比的子弹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白珍珍飞射而来。

“啊!”

此刻,听到枪声后,白珍珍吓得花容失色,就在这么一个心惊的瞬间,她明白自己必死无疑。

可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林浩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迅速抓住了桌上的一个铁质的烟灰盒迅速一挡,只听一声爆破声响,这颗子弹便在瞬间把这个质量较好的烟灰盒穿透后夹在了烟灰盒里。

一时间,白珍珍娇躯颤栗,出了一身冷汗。

“这母老虎也真是的,竟然给我来这一套。”

林浩这话刚一落下,只听一声刺耳的爆裂声响,门便四分五裂。

紧接着,一个身材丰满,留着一头齐耳短发的美女便带着几个身穿黑色皮衣,威风凛凛的男人闯了进来。

这一刻,她那美丽的丹凤眼透着一抹恐怖的杀气,与此同时,她身边的几个大汉端着狙击步枪,透着一抹凶厉。

“呵呵,林浩,怪不得我们找不到你,原来你小子在这里风流快活呢?”

这个名字叫桑小琴的女人看着林浩,冷然一笑,娇美的脸上的煞气更甚。

林浩淡然一笑,“今天可是我的休息日,难道我就不能有个自己的时间轻松一下吗?”

就在他这话刚一落下后,便迅速把目光转向了这几个面色冷然的黑衣男子,“你们几个人好大的胆子,不但把我给出卖了,还把这个母老虎给我领到这里来了。”

一听这,这几个人刚才的威风便瞬间消逝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一副副惶恐之态,“老大,您冤枉我们了,我们也不知道您在这里,这完全是嫂子直觉灵敏,直接便带着我们来到这里了。”

“老大,今日我们来这里,也是有要事请您出手的。”

“是啊,只有您亲自出手这个事情才能搞定。不然,我们即便有再大的胆子都不敢来这里劳烦您老人家啊。”

……

林浩一阵无语,“天下间竟然还有突击队搞不定的事情?”

“要不然,我们怎么能费这么大的周折请号称兵皇的你亲自出马呢?”

桑小琴面色冷然,那美丽的双眸中却透着一抹渴求和期盼。

这里是华夏的偏僻地带,最近这里也是犯罪的持续高峰期,且作案手段残忍,凶手神秘莫测,尽管军方动用了一支神秘特种部队,但几个月下来却并未发现一个凶手的影迹。

这支神秘特种部队就是林浩眼前的这支号称所向无敌,无往不胜的猛虎突击队。

这支队伍中有二十几个人,每个人都可以独挡一面,在林浩面前的四大兵将更是让很多不法分子闻名丧胆。

他们都主动来求自己,这足以说明事情已经发展到非自己出马不可的地步了。

根据他们提供的这些情报,林浩得知这些犯罪分子是世界级的顶尖杀手,更令人感到心颤的是这几个犯罪分子潜藏在暗处要随时击杀前往异国的办重要之事的郭桐。

因事情紧急,在十五分钟前,他们还得到了来自异国首领的电话,异国首领迫切请求猛虎突击队能尽快查到,捕获,击杀这些凶手。

桑小琴面色冷然的补充道:“情况紧急,希望你速去。”

“靠!这不是把我往死亡线上逼吗?”

林浩话声刚落,四大兵将之一的飞虎便马上用一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语气肯定道:“老大,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因为你有这个能力,除此之外,我们也恳请您亲自指挥并参与这场行动。”

“是啊。”另一战将董毅也在百般讨好道,“你是我们猛虎突击队的大英雄,是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可及的一代兵皇,这个任务交给你,大家很放心。”

林浩下意识地看了下身材婀娜,面容较好的冰美人桑小琴,笑呵呵道:“所以,你这美丽的母老虎才千方百计找到我,并把这么一个危险的任务交给我?”

桑小琴咬了一下自己那薄薄的性感红唇,双眼中怒火可见,“再不赶紧行动,我可就要怒了。”

说着,便转身而去。

那肥硕的臀部虽然在黑色皮裤的包裹下,却丝毫没影响其一扭一翘的美感。

看此,林浩不由叹了一声,“想当初这尤物般的美丽女子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给了自己,而自己却……”

一想到自己在帮这个漂亮的母老虎完成最后一个任务后,就要离开这里,告别这个外表冷艳,偶尔间却柔情似水般的女子及这里的诸位兄弟,林浩还真有点舍不得。

但说实在话,他确实厌倦了这种刀尖上舔血,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