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猛料
作者:柠檬精      更新:2020-05-23 06:00      字数:2623
       九笙下意识抬头,只见李芸儿穿着精美的大红嫁衣,头戴玉珠凤冠,由着丫鬟扶着站在栏杆前,一双水眸顾盼生辉,往底下看一眼,便惹得下面的人激动大喊。

       “出来了!李小姐出来了!不愧是新晋的青州第一美人,真漂亮啊!”

       “是啊,这一身红嫁衣一穿,当真是美得炫目,要不是我家有妻儿,我也想来抢这绣球!”

       “你以为堂堂五品文官家的小姐,能给你当妾不成?我还未娶妻,这绣球合该是我的!”

       “李小姐,我对你是真心的,把绣球往这边扔……”挤在前头叫得最厉害的公子哥儿就是陈远文那个草包。

       岳涟漪看着热闹的场面,忍不住摇了摇头,幸好哄着爹爹继续在家削竹子,否则他看到这一幕,铁定又要伤心自责了。

       她把竹简摆好,清秀的字迹跃然而上,开头寥寥数语便勾勒出故事的精彩点,让人忍不住继续往下探索,有几个挤不进去游离在外的年轻人回头只看了一眼,便被吸引了,忍不住弯腰打量几眼,“你这是卖的什么?好像挺有意思的。”

       “小话本,”岳涟漪顿了顿,含笑看着几人,俨然一副要抢说书先生的饭碗的架势,“讲的是一寒窗苦读的俊俏书生对一貌美小姐一见钟情,但是苦于身份差别经历了许多磨难,险些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另嫁他人……”

       跟着来看热闹的姑娘们一听到这话,顿时围了过来,“我瞧瞧,那小姐最后嫁了吗?那位书生后来怎么样了?”

       岳涟漪绘声绘色地说起了故事,起承转合都配合着表情和动作,自然而然给人了画面感,原本热闹的绣楼周围,顿时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围着绣楼大声求娶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男子,对着绣楼上面色僵硬的李芸儿大献殷勤,绣楼对面一个堆满了竹简的小摊上却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姿容绝色的姑娘正眉飞色舞地讲着故事。

       岳涟漪停地恰到好处,卖着关子摊开竹简,“欲知后事如何,且看这卷《一见钟情·初遇篇》,小姐与书生更多精彩发展,都尽在其中。”

       “书生和小姐的互动,哎哟!羞死人了……”小姑娘一边喊着羞死人,一边把竹简抱在怀里,利索地掏了银子,红着脸问,“多少钱?”

       书生小姐一拥而上,生怕晚了就抢不到手,连原本醉心于绣球的前排观众都回头看个热闹,反倒是把李家小姐晾在了一边。

       九笙面色怪异地朝小摊的方向看去,侧身在自家公子耳边道:“小侯爷,岳青岩的女儿在那边摆摊卖书,是不是有心想搅黄李芸儿的招亲?”

       赵墨尘看着岳涟漪滔滔不绝的模样,又扭头看了一眼二楼的打扮艳丽的李芸儿,唇角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有意思。”

       九笙一头雾水,谁有意思?什么有意思?主子你能不能说清楚点?

       “姑娘的故事很吸引人。”赵墨尘停在书摊前,语气温和,“在下有笔生意想和你聊一聊。”

       岳涟漪正在收拾摊子,摸了摸满当当的钱袋子,心情舒畅地哼着小歌,听到一道好听的男性嗓音,顿时更加心旷神怡,抬头道:“什么生……”

       岳涟漪咽了咽口水,见来人气度不凡,盯着她的眼神泛着深沉的光,让她不由心生警惕,转而露出一抹招牌笑容,“什么生意?”

       赵墨尘看着她一瞬间变了好几个表情的脸蛋,心中觉得有趣,笑着开口,“我……”

       还没说完,只见李芸儿带着几个家丁气势汹汹地冲过来,“给我砸!”

       家丁们二话不说,踢翻了小木桌,还有岳涟漪拿来包竹简的包袱皮,以及几个竹叶编制的小饰品,原本摆的整整齐齐的小摊顿时变得一片狼藉。

       “岳涟漪,今日是我抛绣球招亲……你这般明目张胆地破坏,是不是太过分了?”李芸儿不动神色地看了一眼赵墨尘,低头扫了一眼岳涟漪的书摊,语气夹杂着怜悯,“若你实在缺钱,我给你些银子便是了。”

       岳涟漪拧眉看着李芸儿高高在上的样子,本来想反驳几句,不过想着今日的确是占了人家的场子做生意,也就没太过分,“李小姐貌美如花,还愁没人捧场子吗?我原本也是要走的,不过现在,我倒是想问问,这条街是不是李家的了。”

       赵墨尘微微蹙眉,却并未上前帮忙,原来这位就是岳知府的千金,没有想到口才和编故事的能力还不错。不过眼下放任李芸儿和岳涟漪结怨,对他而言是个机会。

       而且看样子,她似乎也不需要他帮忙,小姑娘眉眼间都写着淡定自信四个大字。

       李芸儿双手环胸,见赵墨尘盯着岳涟漪看得目不转睛,顿时一团心火烧到了喉咙眼,嘲弄道:“本小姐也想问问,你这个前任知府大人标榜的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竟也会出来抛头露面了?”

       “李小姐,我是不是大家闺秀用不着你来评判,至于你,五品文官之女,身份高贵,那可是实打实的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姐。”岳涟漪见李芸儿目露得意,冷声道,“李大人在招亲之前,应该好生给李小姐上上课,当街打砸别人的摊位是不是千金小姐作为!”

       李芸儿气得半死,伸手就要去推她,“岳涟漪!你敢讽刺我……”

       “芸儿,住手!”李章程连忙三五步走过来,伸手把李芸儿拽到身后,压下心头的火气,淡淡扫了一眼岳涟漪,“岳小姐,小女只是一时生气,岳小姐莫见怪。”

       毫无诚意地说罢,李章程扭头冲着冷眼旁观的赵墨尘道:“抱歉,让赵公子看笑话了。”他瞥了眼不甘心的李芸儿低声道:“你先回去换衣服,光天化日的,你像什么样子!”

       岳涟漪却是看了一眼赵墨尘,目光在三人之间来回不散,心道:看样子,这位赵公子来头不小,能让李家父女都这么重视!

       李芸儿看了一眼冷着脸讳莫如深的赵墨尘,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岳涟漪激出了蛮横丑态,顿时狠狠瞪了岳涟漪一眼,扭头走了。

       岳涟漪哼了一声,懒得和李章程几人虚与委蛇,背着包袱走了。

       赵墨尘瞥着她欢快的身影,眸光一动,唇角勾了勾。

       李章程看到他的神情,手心握了握,不动神色地挡住岳涟漪远去的身影,笑着说:“赵公子,不如进去喝杯茶?”

       赵墨尘理了一下袖口,淡淡道:“我还有事,就不叨扰李大人了。”顿了顿,他说,“看李小姐似乎气得不轻,李大人还是去安抚安抚吧。”

       李章程的笑容彻底僵在了脸上,眼睁睁看着赵墨尘离开,眼底满是不甘。

       赵墨尘速度很快,在岳涟漪到家之前把人堵在了巷子口,“岳小姐。”

       岳涟漪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巷子,对赵墨尘警惕,“你想干什么?”

       “跟你做笔生意。”赵墨尘微微弯腰,告诉岳涟漪,“我手中有猛料,关于李家的……”

       岳涟漪沉浸在震撼的消息里,没发觉他的异样,兴奋道:“好,我答应你……我这就回去写李,唔……”

       “乖,我们慢慢来……”赵墨尘忽然偏头,以手盖住她的唇瓣,然后整个人贴了过来,吻在他自己的手背上,眼神却凛冽地没有半分柔情。

       岳涟漪整个人都炸毛了,脸色通红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再也不记得什么李家的事情,顿时狠狠踹了他一脚,劈手抢过钱袋子,恶声恶气道:“臭流氓!”

       说罢,她狠狠抹了一下嘴巴,转身跑了。

       赵墨尘笑了一声,慢慢踱步离开,在巷子口听顿了一下,看到一抹矮小鬼祟的身影隐入人群朝着李家的方向去,眼底闪过冷意。